挥别Sam Bird,远景维珍FE车队翻开新一页

挥别Sam Bird,远景维珍FE车队翻开新一页
本周早些时候,远景维珍FE车队宣布第六赛季结束后,车手Sam Bird将离开车队,另一边,Sam Bird也宣布了与捷豹FE车队签约的消息,这也意味着远景维珍FE车队与这位合作6个赛季的车手的分别。与这样一位经验丰富,对车队极为熟悉的车手分手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带着对Sam过去6年辛勤工作的敬意,同样地,这也给予了远景维珍FE车队重新审视车手阵容的机会,车队很快宣布他们签下了新西兰车手Nick Cassidy。与远景维珍车队共同成长过去6个赛季中,远景维珍车队与Sam Bird的合作可谓FE电动方程式中的典范。他是唯一驾驶同一车队赛车每一年都获得至少一场胜利的车手。从最初的Gen1标准赛车,到与DS的合作,再到第5赛季全新的第2代赛车,远景维珍FE和Sam Bird一路上不断挑战劲敌。过去2个赛季中,当远景科技集团从维珍手头接管车队后,也选择优先维持车队稳定性,而这一策略在第5赛季获得了良好的成果,远景维珍FE车队在这个竞争空前激烈的赛季中,获得了年度车队第3名的成绩,同时也是唯一一支2位车手都取得过分站胜利的车队。现在,Sam Bird已经从那位“永远等待着F1车队召唤的第3车手”,成长为FE围场中经验最丰富的电动赛车手。而远景维珍车队也成为了FE冠军争夺战中的常客,这支高效的团队在多变的规则与竞争环境中,找到了自己的技术组合定位与商业模式。飞速变化中的FE电动方程式然而,当下的FE电动方程式,已经是与当年完全不同的赛事了。FE已经是全球最为成功的明星赛车比赛了,8家制造商车队蜂拥而至。ABB签下了天价冠名赞助合同的笔墨未干,韩泰轮胎又从米其林手中抢下了FE3.0技术规则下的单一轮胎供应商合同。同时,FE规则也允许厂商车队拥有更多额外的试车机会,而类似梅赛德斯或者奥迪这样的厂商,直接使用F1或者WEC的团队研发动力链。随着保时捷在第6赛季正式加入,FE已经凑齐了制造商神龙,而更加激进的3.0版技术规则已经在酝酿之中了。面对这样严苛的竞争环境,目前作为客户车队的远景 维珍车队首先要考虑的必然是如何维护赛车竞争力——毕竟这才是招揽顶尖车手加盟的关键。幸运的是,远景在接手车队后两年的时间内,成功的搭建了新的车队运营管理架构,连续2个赛季证明其有能力运用其在其他领域内获得的电动机和能量管理方面的经验,结合专业的赛车团队的知识,制造出“可以获胜的”赛车。过去一年中,车队在赛道上的表现也收到了赞助商的肯定,包括哈雷-戴维森,日本的碳纤维专家帝人集团和财富500强企业史丹利百得相继成为了车队赞助商。同时远景集团还利用FE的平台打造了一项Race Against Climate Chage的峰会,RACC的论坛随着FE在巴黎、纽约和柏林的全球化城市中心举行,下个月,伴随着FE在柏林复赛,车队也将把这一峰会搬到“线上”。新形式下的FE车手选择现在,FE解决了存亡问题,已经没有人怀疑“电动车是否能比赛”的话题了,甚至FE的比赛由于Fan Boost 和Attack模式的引入,可看性也是越来越强。这也让车队们敢于在车手选择上更加激进。2014年,当FE赛事在北京鸟巢起步的时候,发车格上填满着诸如布鲁诺-塞纳、尼古拉斯-普罗斯特、小尼尔森-皮奎特这样的名字,好似这样的名字可以将FE与F1运动往昔的荣耀联系在一起。而那些争夺冠军的车手,迪-格拉西或者布耶米,不是前F1车队的失业车手,就是被红牛青训计划的落选者。而现在的FE车手阵容中,除了像迪-格拉西、Sam Bird和布耶米这样在FE里证明过自己的车手外,更多新秀直接来源于低级方程式项目,当F1的中游车队位置被“富二代”们所把持——他们有着斯托尔或者拉提斐这样的显赫姓氏——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将FE电动方程式作为实现赛车梦的舞台。Nyck de Vries在以亚军完成F2方程式拿到进入F1的门票后,却直接选择与梅赛德斯的FE车队签约。类似的例子还有宝马的Maximilian Günther,在一个不怎么如意的F2赛季后,德国人直接签约FE的Dragon车队,随后在第6赛季转投宝马麾下。事实是,目前赛车运动的“年轻车手赞助体系”存在的问题是,许多有潜质的年轻车手由于财务而非天赋原因无法进入F1,甚至是F1的晋级通道F2比赛。但这也给了FE一个寻宝的机会,车队们不再拘泥于所谓的“F1履历”。事实上远景维珍FE车队的另一位车手Robin Frijns也不是通过传统的“F1方程式路线”进入FE的,这位荷兰车手在2012年的雷诺方程式3.5升组比赛中夺冠,之后直接转战宝珀系列赛的GT比赛,并且折冠。2014年开始,他就同时征战在GT车赛,DTM德国房车大师赛和FE电动方程式3项完全不同的赛车类别中,第5赛季中以2次胜利和4次领奖台,为远景维珍FE车队拿下了车手积分榜第4名。Nick Cassidy,远景维珍的宝藏男孩如果你不是非常关心FE,你肯定不会注意这位2019-2020赛季远景维珍车队的试车手。然而这位新西兰车手却在过去10年中,一点一点的挣到了自己的名誉。他从新西兰的丰田方程式起步,转战欧洲F3战场,最终在日本的Super GT和Super Formula以总冠军的荣誉证明了自己。其中,Super Formula 的竞争性一点也不比F2比赛少,全年在日本本土赛道举行,意味着许多日本车手对于赛道如同自己的手掌一样熟悉,能在这样的比赛中脱颖而出绝非易事。同时,翻看Nick的赛车生涯,参与了大量的跑车赛与方程式比赛,这意味着他对车辆的适应性极佳,这也是FE车手所需要具备的特质。另一方面,Nick与车队已经有了1年的试车合作,在这个过程中,车队肯定对他的试车速度有了准确的评估。或许,这正是FE运动要迈向下一步成功应该尝试的冒险,寻找自己的刘易斯-汉密尔顿和马克思-维斯塔潘,而非等待F1名宿们的退役。毕竟,这是一项代表着未来的赛车赛事。